HuaWei 656

scroll back to top
谁敢说败局已定?邹至蕙竞选策略的反思
专题频道 - 市级选举
作者:林达敏   
2014-12-09 17:51

三大多伦多市长候选人之一的邹至蕙,未能当选。但谁敢说败局已定,再无回天之力呢?邹氏的政治生命,尚未完结,最终将转败为胜。她从政三十年,以作为劳工、族裔、妇女的忠仆,弱势族群的良朋为使命。她的市选政纲,名为“进步”,是名符其实。

多伦多是加拿大贫富不均最严重的城市,这是三级政府无法否认的事实,也无从掩饰。在住豪宅,开平治汽车的的美好生活周围,有饿着肚子上学的孩子,失业的青年,住不起房子的家庭,而且情况日趋严重。2005年人口普查的中层小区(neighbourhood),比1970年少了不止一半。目前贫穷的小区,是富裕小区的两倍。邹氏在市选时,提倡:

-- 在繁忙时候增加巴士服务10%。
-- 增加儿童放学后在校的康乐活动,以便等候父母下班后来接回家中。
-- 改善学校的餐饮。
-- 要求地产商建房子时,要有20%的廉租单位。
-- 规定在市政府有大合同的公司,聘用青年人。

在这样的政纲之下,市民的体力和智力,都能得到更好的发展,得到良好的教育和工作,多伦多成为更安全、更繁荣的城市,有着持久的安全、实际的幸福,连福特市长兄弟,都可得到好处。她是没有心肝的世界中的心肝,没有灵魂的世界中的灵魂,荒野中的呼声。她以女性,来自非英语国家的移民,能筹到137万竞选经费,还有数千名支持者,因理想默默地为她工作,做她的后盾。她可说是“虽败犹荣,正气长存”。

邹氏这次落选,并非是因为种族或性别歧视。歧视是有,但不是决定的因素。卡加利现任市长南施(Naheed Nenshi),是信回教的印度人(Ismaili Indian)。他的父母从东非坦桑尼亚移民加拿大。他在多伦多出生,后随父母搬迁到卡加利。他竞选市长时,在脸书上收到大量种族歧视的攻击。在2010年的911和斋戒月结束时,他的竞选总部受到破坏。太阳报和福特市长,对他常有批评。他挑战福特减肥比赛,却没得到回应。但他最终当选市长,并得到连任。

邹氏落选的主要原因,是多伦多有“倒福大军”。他们恐怕如果投票给邹氏,选票会分散,使福特家族再度掌权。所以他们把选票集中投给庄德理。假如四年后邹氏再选,同样问题又将出现,因福特家族已断言再选,所以她必须发掘新的票源。

新的票源就在眼前。在2013年6月,多伦多市上书省政府,要求允许移民而未成为公民者在市选中投票。如果要实行的话,省政府必须修改市政府选举法(Municipal Elections Act)。省长韦恩已表示愿意考虑。现在安省是自由党执政,移民向来支持自由党,此政策对自由党有利,所以有通过的可能。加拿大每年接受约二十五万新移民,其中有十万人定居多伦多。邹氏在从政之前,在活贤社区中心协助华裔新移民和越南难民融入新环境。她的功业,以支持弱势群体,扶持民间团体称著。每当不利移民的政策出台,她都敢于仗义执言。她常常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积极为移民争取各种权益。准许移民投票,对她是极有利的因素。

在贫富不均的多伦多,市政左右两极化是不可阻挡的趋势。温和的左派政治,有庞大坚固的群众基础。可惜今年省选,新民主党为了洗刷“大花钱社会主义政党”的形象,订立了类似“杂货店”的政纲,包罗万有,失去了新民主党基本群众的支持。而商人、中上阶层的人,对新民主党的观感,未有改变,所以新民主党大败,只得20席。在加拿大的市选,名义上是没有党派,其实背后有政党积极的参与,邹氏是新民主党非正式的侯选人。她的宣传重点,是怎样不会大花钱;怎样在担任多伦多市财政委员五年期间,她以严谨的手法,平衡预算;她的薛伯-芬治轻铁计划,可省十亿元,她的全盘交通的计划,可避免三十年加税。可惜商人和中上阶层的人,听之渺渺。

现在邹氏应该重塑她支援弱势社群、扶持民间团体的形象,以重新组合劳工、族裔、妇女的支持。一言以蔽之,她必须推行“左进策略”。新民主党安省的党魁贺华丝(Andrea Horwath) 的右进策略,在党内已受到批评。11月份,她又再当选党魁,但承诺“回归社会主义价值观”。邹氏的左进政策,将不会受到党的制肘。

多伦多的市政,每八年一个左右周期。偏左的苗大伟,做了八年。偏右的福特,已做了四年,四年后,潮流又再偏左。因应时势,邹氏应有很大机会当选市长。尧有九年之水,不失为帝;汤有七年之旱,不害为王。邹氏仍可为正义和真理而奋斗。她何时能成为市长,还要看我们同路人的努力。努力大,早一点;努力少,迟一点。但是无论如何,胜利和成功的可能性很高,光明就在前面,我们应继续加油,力撑到底!

 

weibo365     weixin365

 

scroll back to top
 

相关文章推介